南通富兰德实验分析仪器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13-8206737
邮箱:service@sftecl.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中美清洁能源贸易战揭幕

编辑:南通富兰德实验分析仪器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中美清洁能源贸易战揭幕

继钢管、轮胎等传统制造业之后,笼罩在清洁能源制造业的中美贸易争端风险,已成为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像汇率问题一样,爆发似乎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对美国贸易代表科克(Ron Kirk)来说,9月9日并不是一个令人舒心的日子。一大早,他就收到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的请愿,要求对中国对美可再生能源产品出口进行反补贴调查。

该工会提出的理由是,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中国存在严重的国内生产与出口补贴,从而使得中国生产者的利益直接影响了美国的清洁能源安全,以及绿色产业劳工的就业形势。

这份请愿之重,不单在于它厚达5800页,更在于该工会的特殊地位。它是北美最大的工会之一,集采矿、水泥、机械等众多行业于一身,会员多达120万之众,拥有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

这家工会曾多次向中国出口发难,并屡有斩获,最引人注目的例子是,去年9月11日,奥巴马政府对中国输美轮胎施加惩罚性关税,即由其请愿所促成。

此次该工会的时间选择,也颇有深意。根据美国贸易法的“301条款”,奥巴马必须在45天内对这项请愿做出裁决,并决定是否针对中国的政策展开反补贴调查,而那一天是10月24日,距离美国中期选举只有一周多的时间。这样的时间安排,能使该工会的诉求在选前的政治造势中得到最大程度的放大。这意味着,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议员候选人,都可能将这项与中国相关的议题纳入竞选策略权衡。

于是,这场反补贴请愿便承载了更多的政治蕴意。

工会之怨

“就像是在走钢丝,业内很早就担心美国会对我们提起反补贴调查。”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光电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

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的请愿认为,中国清洁能源制造企业得到大量政府补贴,主要体现在用地价格低、银行贷款利率低等方面。又由于受到各个省的政策扶持,清洁能源项目的上马越来越多,因而制造成本大大降低。

然而,作为清洁能源制造大国的中国,目前尚未成为其消费大国,因此大量产品其实是输往欧美市场的。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最新数据,2008年,中国生产的光伏组件中23%输往美国。

在美国本土,虽然联邦层面和州层面都在大力提倡清洁能源,但二者所使用的产业刺激政策大相径庭。州政府对清洁能源的补贴更多的是直接输入消费领域或政府项目,而较少进入生产部门。

拿加州来说,继“硅谷”之后,从州长施瓦辛格到州议会和相关职能部门,都在努力将该州打造成“光谷”。加州能源委员会与加州公共设施委员会,已发起一项庞大计划,旨在于2016年年底之前为该州家庭和企业安装3000兆瓦光伏发电设备。在“光谷”规划实施过程中,加州消费者可以获得折扣、税收抵免、安装等各项服务在内的政府补贴。加州政府还通过立法,从2007年至2016年,计划共向光电事业投入33.51亿美元的财政支出。

对于传统上被认为主要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的得克萨斯州来说,亦是如此。在美国各州中,其风电量比排名第二的爱荷华州高两倍,比得州之外的美国其他各州、德国、西班牙、中国和印度的总量还多。得州政府斥巨资对风电运输效率进行补贴,2008年通过一项50亿美元的财政计划,环州建造长达3700公里的网络。

在这些大背景下,中国清洁能源产品被认为是“偷吃”了美国的政策福利。

彭博新能源金融咨询公司(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调查显示:2008年后来自中国的进口光伏组件数量大幅攀升;2009年年末,仅加州的光电市场,就有一半被中国产品抢占。与此同时,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还认为,由于中国大量扩充的产能,光伏组件的价格在过去两年内降低了近一半,而中国风机平均每兆瓦68.5万美元的售价,也显著低于欧美风机85万美元的售价,使得后者失去市场竞争力。其请愿书中说,中国开发银行向三家光伏电板生产商和一家风机生产商提供了230亿元的政策性贷款。

该工会还表示,中国政府对太阳能电池板、风电涡轮机、高效电池、高效照明设备等生产所必需的稀土,采取了各种出口管制手段,令2010年稀土元素出口配额比上年减少了一半,由此推高了国际价格,使外国企业生产原料严重缺乏。

科克的难题

继钢管、轮胎等传统制造业之后,笼罩在清洁能源制造业的中美贸易争端风险,已成为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像汇率问题一样,爆发似乎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而美国国内周期性的选举,可能成为事发节点。

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会组织各种行动,保护会员的工作和工资,例如它曾在加拿大安大略针对淡水河谷公司的镍矿业务进行过11个月的大罢工,使该公司的业绩遭受重创。

该工会的成员往往是成熟、积极的政治选民。在中期选举中,他们的选票能更直接地影响到候选议员的成败。工会还常常拿出大笔经费资助竞选活动。在2008年大选中,它是民主党的政治盟友,帮助其在初选和大选中拿下甚为重要的几个制造业州。

中期选举临近,作为奥巴马政府的议员,面对在美国政坛上举足轻重的钢铁工人联合会,科克在这个问题上不敢掉以轻心。更何况,向清洁能源部门进行政策性倾斜,正是奥巴马政府力挺的国策之一。

但作为美国贸易代表,更让科克头疼的是中国。因为美国商务部刚刚于9月21日裁定中国产铜版纸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并将对其实行7.6%至135.83%的反倾销税,以及17.64%至178.03%的反补贴税。与此同时,不论是在国会山听证会前的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还是在美国财经电视台CNBC镜头前的奥巴马总统,都表示人民币币值被低估,继续就汇率问题对华施压。

问题变得格外复杂,奥巴马政府一方面必须考虑对华关系,另一方面必须回应工会的诉求。这让科克更难对此次钢铁工人联合会的请求,做出单纯技术性的裁决。而如果此时再裁决中国出口美国的清洁能源产品存在补贴,并采取相应措施,科克也有理由担心中国会发动新一轮的贸易报复。

波及投资

毕竟科克是奥巴马政治团队的一员,他的行动必须与其他对华贸易政策保持步调协同。由于相关政策尚未明朗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美国贸易代表处针对此次钢铁工人联合会的请愿,只是由其发言人麦克皮尔逊(Nefeterius McPherson)做出“将根据301条款在45天之内回复”的承诺。

清洁能源贸易的争议正如汇率一样,将美国诸多部门的利益交织在一起,因为这一领域不单存在两国的贸易关系,也影响到双边的投资关系。

尤尼索拉公司在天津的新太阳能层压材料生产基地就是一个例子。它是由美国尤尼索拉太阳能公司与天津津能投资公司共建的合资公司,每天都有大量在密歇根州制造的太阳能电池板运到中国,再由中国的工人进行组装,并在中国进行销售。

而在美国得州,一个占地3.6万英亩的600兆瓦风电场,即为中国的沈阳电力集团与美国的切洛风电(Cielo Wind Power),以及美国可再生能源方面的风险投资公司所共同创建。虽然在该电场中,有240个2.5兆瓦的风机从中国进口,并享受联邦政府经济刺激计划的补贴,但该项目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中国的银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府经济政策圈人士向记者表示,中美两国政府正在就双边投资协定进行谈判,旨在打破投资壁垒,华盛顿方面希望在两年内达成框架性成果。

考虑到中国当前对外来投资限制日益增加,尤其在金融和核心的产业领域、贸易领域频发的反补贴、反倾销案件,有可能成为奥巴马政府的谈判筹码。

 

上一条:我国对欧美光纤征临时反倾销税 下一条:有色金属“中国定价”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