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富兰德实验分析仪器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13-8206737
邮箱:service@sftecl.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有色金属“中国定价”还有多远?

编辑:南通富兰德实验分析仪器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有色金属“中国定价”还有多远?
“假如山上住着两个人,一个打到一只老虎,分一半给对方,老虎没有产生任何价值;现在收藏虎皮的人、卖虎骨酒的人、动物保护协会的人都来了,老虎的价值就被重新评估。”坐在记者对面的郭枫,以形象的例子类比有色金属生产商、采购商和交易商之间的联系。

半个月前,他赴任新成立的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成为国内首家有色金属现货电子交易所的总裁。据记者了解,与期货交易所侧重投资不同,泛亚依据现货定价的特殊模式更多保护着生产商的利益。

昆明市政府副秘书长李肇圣也由此对泛亚给予厚望:希望有“有色金属王国”美誉的云南能借此实现对有色金属的定价,从而促进中国国际定价权的确立。不过,美妙的蓝图能否化身实际,似乎仍需拭目以待。

新奇的交易模式

“我们不会计算上市基准价。”4月21日,作为先行品种,白银和稀有金属铟将第一批登陆交易所,但对于熟稔金融交易的客户来说,郭枫的这句回答却颇感几分诧异,“泛亚会员应该包括生产商、批发商、交易商,就将以生产商报价作为挂牌价。”据了解,目前铟的市价为4750元/公斤,交易价与市价不会脱节,保证金比例为20%。

这一定价模式似乎意味着泛亚的拥趸中,不可能包括商品炒客和投机客。郭枫对记者介绍称,为了防范交易风险,泛亚交易所设定的涨跌停板线为:第一天8%、第二天6%、第三天3%,“当行情波动超过17%时,就将启动暂停交易一天或强行平仓的模式。”

此外,与国内许多中远期电子交易市场不同,郭枫表示,在泛亚平台上,所有的持仓量、订货量都是公开的,并根据有色金属品种实际产能设有最大订货量的限制。

这一切规定都显示:在泛亚模式中,传统撮合交易模式由庄家保证流动性,从而带来人为操纵价格的问题,是首先被规避的。李肇圣则表示,昆明市政府专门出台了《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管理暂行办法》,并将成立由市分管领导担任主任的“管委会”,从组织和监管模式上对交易所、交易商、交易活动进行指导。

服务生产商

“泛亚交易模式既不是传统现货买卖,也不是期货,而是利用电子商务平台,买卖双方在网上成交,第二天就进入交割流程。”郭枫告诉记者,如果一方提请延期,就必须支付给对方延期补偿金。

“补偿金设为交易额的万分之五,由买方或卖方中一方的所有交易商共同承担。”记者注意到,如果按此设定,假设生产商作为卖方每天都要求交割,而买方想要持仓套利,就必须支付一定持仓成本;但反言之,生产商违约的实际可能性就低得多。

郭枫坦言,按照他们的换算,赚取违约金一年最多可以获利18%。“泛亚的功能定位于为有色金属实体厂商服务,比如铟,国家产量占到世界总量的80%,云南产量占1/3,主要需求市场日韩等国利用我国国内需求小的现状,和许多厂家议价,厂家担心滞销,又竞相压价,导致资源品最终廉价出口。”

在郭枫看来,其实需求关系未必一定是使用关系,“如果在交易所民间资本可以进行投资,厂商就不需要急着卖给外国人,也就是真正实现了市场化,有利于产生更合理的价格。”记者获悉,在卖方不想得到延期补偿金时,与交易所形成合作关系的银行将先行支付。“厂商可以随时拿到钱,就阻止了过度投机。”

畅想话语权

如此一来,有色金属的定价权也就被预期将回归国内。“泛亚的目标是国际级有色金属交易所,但不是国际性的。”郭枫表示,国际性须有国际人士参与交易,国际级则是指在国际上取得影响力,“我们一开始不会让外资进入。”

“目前铜、铝、铅、锌定价权都在伦敦交易所,他们发展了一百多年,聚焦了大量资金来为商品定价,而交易规则也是由他们制定的,国内的期货交易规则就是跟着他们走,很容易让国际资本套利。”郭枫表示,推出自己模式的现货交易所正是为了符合中国实体经济国情,“所以我们一开始先做他们没有的品种,下一步将做稀有金属锗,找到突破口。”

在郭枫看来,必须要有自己的交易模式才能产生自己的定价权。李肇圣也坦陈,云南已发现54种保有量占全国前十位的有色金属,但定价权却不在国内。记者从上海有色网了解到,铟是制造核弹导弹头的一种基础材料,全球已探明金属铟的储量仅为已探明黄金储量的1/6,但与一吨黄金售价近5000万元人民币相比,一吨金属铟的出口价仅300多万元人民币。

而期货市场上,定价话语权也成热议。3月底,铅期货登陆上海期货交易所,至此,大宗商品铜、铅、锌、铅期货都已完备;有色金属指数期货也呼之欲出。

效果仍待考验

尽管蓝图美好,泛亚的未来却也并非坦途一条。“虽然云南是有色金属王国,但在全国来说总体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在资金和信息都不如其他大城市的情况下,泛亚交易所要想立刻和深圳、上海分庭抗礼恐怕还存在现实难度。”有观察人士质疑。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过去厂家与外商“定点式”的交易可以令工厂按照具体指标生产,“过去由外方提供产品要求,厂家对照生产,现在泛亚交易所还应该出台细则,比如到底某个交易品种的质量要求如何应设定统一的标准?”

此外,记者注意到,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首期投资为1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是否足够经营周转,也激起了业内一些质疑的声音。据了解,香港商品期货交易所初期投资额约为3.9亿港元。

“从设想看,泛亚交易所的诞生是件好事,过去由于交易地不在生产地,所以生产企业必须将现货运到上海交易,企业也就损失了运费,地方损失了税收。”市场分析对记者表示,平稳的交易价格可能对投资商吸引力不足,“能不能真的做大规模,还有待一段时间的观察。”
上一条:中美清洁能源贸易战揭幕 下一条:任正非眼中华为的未来